15选5开奖走势图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雜談·隨筆

屬羊的命

時間 2019-02-01 來源 四川日報
[ 字號大小:]
  老人們說,屬羊的人命苦,我倒不這么認為。每個人的一生都有他的酸甜苦辣,所有的經歷都是人生的一部分。我覺得我的這半生還是不錯的:平安、普通,卻處處有著幸福和滿足。
  雖然,我出生在丁未年農歷十月,對于屬羊的來說,這個季節也透著那么一絲無奈,葉落草枯,天地灰黃,缺少食物。或許是為佐證這個季節的悲苦,果然,出生于西北黃土高原的我,童年基本上是在饑餓中度過的,這種饑餓穿透了我整個童年和青少年時代,確實使我很長一段時間的記憶里充滿了苦難。當然,這種記憶與是否屬羊毫無關系。
  母親說,我從出生就營養不良,還體弱多病。尤其是兩歲那年的冬天,有一次受風寒差點一命嗚呼,父親頂著風雪半夜去敲鄉村醫生家的門,始終敲不開。母親抱著發燒的我,毫無辦法,只能以淚洗面。那次是非常可怕的,連續幾天吃藥打針對我都不起作用,眼看著我連哭聲都沒了。那個缺衣少食的年代,如當時我般大小的孩子因病夭折太正常不過。可我的父母沒有因為生活的困苦而有一絲放棄我的意思,父親迎著風雪爬坡上山,去幾十里外求醫問藥,母親幾天幾夜抱著我不松手。父母的堅持可能感動了上蒼,我終于渡過了那道難關。
  十七歲那年,我平生第一次出遠門,當兵去了新疆最偏遠的南疆喀什,在英吉沙縣中隊的看守所監墻上看了四年零九天的犯人。其間,我做過近一年的飯,喂過豬、馬,養過雞,還給中隊放過一陣子羊,在那個遠離中隊十幾公里一望無際的荒灘上,與羊群相處了一個冬天。那個冬天開始的時候,我已服役期滿,面臨著走與留的重大選擇,內心惶惶不安,情緒極其波動時,我選擇了遠離人群,到中隊農場來放羊。可能我屬羊,天生與羊有種親近感吧,面對幾十只溫順、認命的羊,我的情緒由煩躁而漸平靜。面對一群溫和認命的羊,我沒法對它們動怒,即使那些調皮搗蛋的羊,我也不會抽打,只是象征性地吆喝幾聲嚇唬一下。在那個寒冷的冬天,我與那些羊共同抵御了風雪,還有寂寞,平靜地度過了一段平常的時光。
  與羊待在一起的時光,我根本無法預知自己的未來。未來本來就是一部天書,或者可以看個模糊,卻終究沒有人能夠真正看懂看透。我是有過迷惘的,羊們可以毫無城府地面對著它們命定的未來而不知悲哀,我卻不能淡定地迎候我模糊的天書。雖然我有羊一樣的性格,溫順、膽怯,但我不能像羊那樣認命。一個人的出身無法改變,可要走的道路卻是可以改變的。這或許就是我這只“羊”與面前一大群羊們的區別——盡管它們讓我平靜,但我的平靜中終有著洶涌的暗流,羊們不懂,它們的喜怒與我的情緒絕然不同。
  熱愛上寫作,是我自己的選擇。我內心里將自己從那個表面熱鬧的集體中剝離出來,從此一人孤獨地行走。這是我背負的夢想,也可以說是一種枷鎖,用后來白巖松的一句話來說,這樣的夢想讓我“痛并快樂著”。而這種快樂,就如同我不懂羊們對命運的認同一樣,別人也不懂我沉默背后快樂艱難的獲得。
  起初,我的夢想一直在偷偷地進行。中午,等大家都午休了,我悄悄地來到飯堂,在油膩膩的飯桌上,我把身邊的人和事,經過想象,加工成小說。幾經修改,謄抄在方格本上,偷偷地寄往新疆的文學雜志。一次又一次地退稿,或者杳無音信,對我的打擊是很大的。可是,我還是堅持著寫。無論冬夏,在馬廄旁邊那間堆雜物的小土屋里,趴在給雞剁草食的木板上,我寫出了一部十五六萬字的小長篇。在班宿舍那間僅容一人進出的儲藏室里,頂著十五瓦的小燈泡,我站著(沒有凳子)趴在水泥臺面上寫下了四個中篇小說……這些文字沒一個字變成鉛字的。
  但我還是堅持往下寫,就像穿上了紅舞鞋,已停不下來旋轉。很多年后回過頭來再看我的這段經歷,才發現,我這個屬羊的人其實那時候已經表現出了羊性格中最無比的堅韌與執著。雖然,我心里明白,我的堅持并不能過多地改變現實,但滴水穿石,日常的一點一滴是量的積累,亦是質的變化過程。就像時間,沒有人看到它對世間萬物侵蝕的手段,但它卻依然消弭很多東西于無形。很多夢想的實現一開始都是十分渺茫的,我堅持著,許是抱著改變命運的目的,后來,當命運真的發生逆轉時,寫作的堅持則成了一種追求。
  我并不是個迷信之人,對于生肖屬相與命運的說法并不以為然,但偶然間看到一種關于屬羊的說法:丁未年的羊五行屬火,是火羊。屬火羊的人少年較辛苦,中年后才能過上安穩舒服的日子。還有,工作中遭遇窘境如若不懂得堅持便難以有成。看罷我心里很驚訝,這似乎是對我本人的總結。少時的遭難我可以以大環境來蔽言之,而我在之后的人生道路上,像一只溫順的綿羊,溫吞而無銳利之氣,卻執拗地一直向前走著,走著,有時覺得很累,快要放棄了,又咬緊牙關給自己打氣:快看到曙光了,不遠處已經有了一絲微弱的希望。就是這樣,我沒有身披鎧甲,沒有磨刀霍霍的兵器,卻堅持了下來。因為寫東西,四年后我從英吉沙縣中隊走到了喀什市,后來還提了干,又從喀什走到了烏魯木齊。在新疆整整生活了十六年后,我從烏魯木齊走到了北京。完成了一個屬羊的人一次次人生轉變。
  這看似簡單的走過,或許正合了我這個屬羊的人命運預言:堅持則有成;也或許這本就是一個出生于丁未年屬羊人的宿命。
  可能命里注定,我這個從不吃羊肉的屬羊人,一生都是幸運的。
附件:

分享到

[打印關閉]

相關新聞

意見選登

我來說兩句

查看所有評論
用戶名:

(您填寫的用戶名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 匿名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驗證碼:
15选5开奖走势图 世界杯在哪里可以投注 菠菜电玩城官网 百易街机千炮金蟾捕鱼 重庆匠心品蜜商赚钱吗 好用的pk10计划手机版 赛车彩票软件 pt电子游戏能控制不 捕鱼达人之深海捕猎 集中供热项目赚钱 久盛国际娱乐